平均每5分钟,就有一个账号成交

海量优质账号资源,平台担保交易

卡车司机主播为例:快手是如何利用AI技术支撑起自己的社群

今日号源推荐

Today the relevant source recommendation

江晨新媒网  > 交易百科 > 卡车司机主播为例:快手是如何利用AI技术支撑起自己的社群

卡车司机主播为例:快手是如何利用AI技术支撑起自己的社群

发布时间:2022-08-22 发布者:江晨新媒网 阅读量:57次

我想以我观察到的卡车司机锚为例。根据我的观察和理解,快手是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支持自己独特的社区,从而吸引他人的。

一、为什么独特?作为一年前的快手用户,快手对我来说还是陌生的,甚至是“孤立的”。快手还有一点“原始偏见”。这种偏见的来源可能是由于与 快手 用户组的狭窄交集:由于周围几乎没有 快手 用户/主机,因此与不熟悉的 快手有强烈的距离感@>——就像三年前的一个普通的一天,突然抬头看了一眼五道口,发现启迪大厦顶楼的网易LOGO被换成了快手……那个时候,我没有'甚至不知道是哪家公司。

准确地说,我们与 快手 的距离感实际上是我们与大多数 快手 用户的距离感。它们也是带有“原罪”的短视频平台。抖音 似乎更受周围人的欢迎,因为头部 抖音 视频的创作者大多是名人和网红。而快手关注的用户群,审美兴趣和我们熟悉的不一样;他们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既不熟悉也不关心的一群人;更重要的是,他们一直缺乏发声渠道 一群人是“沉默的多数”。

更真实的: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距离感不是由快手造成的,而是一直存在于社会中,只是我们之前从未见过或关心过他们的生活。当大众被科技平台赋能,拥有自己的发声渠道时,不同人群的审美差异导致相互不兼容。这不仅发生在快手、拼多多,还有知乎,我在@Goat Moon的想法下写了这个回复:

山水听者少,下里巴人多受波及。(知乎)优质内容并没有减少,大概只是人多了,声音多了,难免会被淡化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:知乎用户对快手的不满,与知乎用户对网站内容质量的不满是同一个原因。马东在《十三邀》中与许志远对话:

世界上只有5%的人有积累知识和了解过去的意志,而这5%的人只关注那5%。在没有科技的年代,95%的人没有发声通道,声音自然是有区别的。而现在社会并没有变,只是其他95%的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技术渠道,所以信息变得流行起来。

然而,快手的用户恰恰是“沉默的95%”;快手 正是服务于 95% 的社交网络平台。

以火遍全网的papi酱为例,抖音有3000万粉丝,作为参考,迪丽热巴和吴亦凡的粉丝数分别是5000万和1600万。在同用户等级的快手上,papi酱的粉丝数只有200万,比不上卡车司机宝哥、爱槟榔的小哥、黑猫警长阿娇小树林里还有乡村演员三国儿和离家出走的吉吉;而在山东田野里唱歌的本梁大叔,粉丝量是papi酱的7倍。

对于没用过快手的人来说,大概率不知道这些主播是谁,但他们在快手上的人气堪比papi酱。他们的老粉丝忠诚度极高,职业/身份相近的主播组成了小社区和圈子,线上线下经常见面和访问。

之所以形成这样的社区,是因为产品设计和算法逻辑的引导,比如:

独特的算法设计,支持用户群体全面下沉,避免顶级网红垄断流量;另一方面快手,正是这个唯一的用户组决定了唯一的快手。

第二,快手 用户的缩影——3000 万驾驭中国大动脉的卡车司机,是这个独特用户群的缩影。我们很少关心卡车司机的存在,他们流浪的生活对我们来说似乎如此陌生和小众。然而,2018 年中国有 3000 万卡车司机,而全国有 2700 万大学生。

出于职业关系,我对卡车行业也有一些了解,所谓了解多为数字——

…截至 2018 年底,中国有 3000 万卡车司机,而美国有 300 万卡车司机。3000 万中国卡车司机完成了 2017 年中国总货运量的 77%,即 368 亿吨,相当于美国公路货运量 106 亿吨。...

据贝恩公司统计,中国公路货运总周转量为6100亿吨公里,重型卡车超过500万辆,轻型和中型卡车超过1400万辆。市场规模超过5万亿元,为全球最大。大型公路运输市场。

百亿吨,千万辆,万亿元。这一系列天文数字所描绘的庞大物流业的背后,是3000万卡车司机支撑着这个行业的运转。他们在路上,在他们的卡车里休息,与我们的生活几乎没有关系。我们坐在办公桌前快手,阅读来自政府、研究机构和咨询公司的报告中的宏观评论,使用数字来描述行业,以及关于效率和成本的言论。但很少有人关注和思考,这些“默默无闻”的3000万司机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条件。

除了号码之外,他们缺乏官方的语音渠道:在中国,大多数司机都是个体户,买大车上路,没有统一的官方组织;他们有很多自己的“小群”,但他们只存在于微信群/QQ群中往往不为外人所知……但借助粗制滥造的短视频和直播,我们可以窥见他们的“非凡”在路上。

卡车妹:我走过最恐怖的路,这都是什么人?《强大的农村人》

——虽然也有像女卡车男一样的女司机,但95%是让这个职业充满阳刚之气的男司机,其中80%来自农村,60%以上是初中及以下学历,其中 90% 已婚,大多数至少有一个孩子。

《苦自知》

- 尽管大多数司机已婚,但由于危险和疲惫,96%的司机不愿意让他们的孩子继续当卡车司机。

“独奏与伴侣”

——44%的卡车司机单独驾驶大卡车,12%的司机有嫂子陪同。嫂子开着车出门,就说明孩子变成了留守儿童。

“最幸福的人”

——75%的卡姐认为开卡车危险、累、痛苦、不方便,但超过95%的卡姐认为自己的婚姻是幸福的。两个人环游世界,相伴相伴,或许是最幸福的浪漫。

这是一组来自《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》的数字。虽然数字很冷,但从中我们可以读到有趣和温暖——那是父母对孩子的怀念,是笠尾情人的爱,是卡友。他们对家庭的责任。

作为一个城市里的普通人,我很羡慕他们的生活和睡眠。但是我们知道,在中国,公路货运最大的成本是油耗和路桥费(美国最大的成本是人力)。反映在卡车司机的生活中,处处透露着艰辛。快手镜头里,老铁们常常感叹和嘲笑生活的艰辛:

嫂子好兔子:安排卡车的驾驶室

包哥:五块钱玉米老婆舍不得买

红姐:怕被偷油不敢睡觉

镜头中,现实地反映了公路货运的高成本、低效率和缺乏保障。在中国,关注卡车司机的组织很少。参与发布报告的传化站是一个关心卡车司机的非政府组织。在调查报告中,他们为卡车司机群体发出了如下声音:

他们越来越热衷于创建自己的组织,主要是试图利用组织的结构和实力来应对他们在劳动过程中面临的“四大需求”,即救助、讨债、讨价还价和认可。其中,援助是最重要的需求。

在快手庞大的下沉用户群中,卡友们也找到了自己的组织。通过关系链的匹配,同城同城的卡友、嫂子互帮互助:

辉哥的最后一段视频是他的家人把他们夫妇的卡车卖给了肖辉辉

最典型的案例是2018年小惠惠的故事。卡车司机倪万惠的快手ID是“开卡车的小惠惠”,老铁卡朋友都叫他“惠哥”。辉哥和辉嫂在去拉萨的途中死于一氧化碳中毒,留下六岁的小辉辉。此事件在快手迅速传播,成为全网现象:快手用户向小慧慧捐款,快手官方称小慧慧的账号和内容。

内容申明:江晨新媒网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,转载请带出处,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

本文链接:http://lfyx.net/show-14-1783.html

江晨新媒网账号买卖优势

Account trading advantage

复制成功